正四语

语言是我们日常与人沟通的主要方式,也因此语言的应用影响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佛教八正道的”正语”就例有语言的四恶业。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总在有意无意间犯下口业,但现在决心改进也为时未晚。

正语,即说话要符合佛陀的教导,不说妄语、绮语、恶语、两舌等违背佛陀教导的话

妄语就是说谎,谎言很多时候能带给我们短暂的好处。但长远来说,别人会不再信任你并冠上骗子的头衔。说谎成习惯的话,不但家人朋友不信任你,也造就生活在欺诈环境的因。大乘佛法中依妄语的用意和目的,也有善意的谎言。比如你遇到一位猎人问你他要捕杀的兔子逃走的方向,你会因不能妄语而告诉猎人正确方向而害了兔子的性命吗? 对猎人撒谎说你没见过兔子为的是救回一条生命,那是善意的谎言。

第二种口业是绮语,就是使用诽谤性语言恶意破坏他人,造成不和谐的环境。此口业造就孤独无助之因,同时抹杀自己与别人建立信任,真诚关系的机会。来世生在蛮荒之地,无法正常与人沟通。比如飞机失事流落荒岛或是战乱地区的难民。

我们大家都希望别人对自己轻言细语,就连宠物也一样能感受到我们语气的轻重。但很多时候,我们还是会倾向使用严厉的言词来表达自己的立场。严厉的言词可以是用词严酷或语气重或两者兼施。有时虽然谈话的内容并不严重但人们却选择以重口气来表达,更可怕的是以柔和的语气但措词严酷。不管是那一种方式,我们得开始了解自己的表达方法而开始转变。佛陀讲经时从来没有用过严厉的口气,就算别人为难他,他也保持沉默,要记得沉默是金。但现实生活里总有无知的众生需要一针见血的言词来点醒他的无明。所以喇嘛会在适当的时候显怒像,言词严厉直接的教训我 们。就如上师所说的:” 如果你要讲话像我一样直接,你得与我同体而变成我。”

使用严酷言词只会让人对你恶言相向甚至暴力相对。就算你尝试改变言词,别人也会认为你别有用意。

为何人们还会言重词严呢? 那是因为我们的自我,智慧和没耐性作祟。这种人通常会吹毛求疵,充满正义感。当别人无法如他们一样快的理解事物或照他认为对的方式办事,他们就会做出讽刺性的批评。这种行为造成人们在需要你的时候会对你好言相向,过后就不闻不问。也造就了活在不舒适环境和没人理解你的好意的因。

最后的两舌也就是讲是非。 有些人唯恐天下不乱,总有说不完的话。讲是非跟本没有意义,因为你的意见或言论不被重视,也没人会尊重讲是非的人。我们要时常警惕自己,因为在现今发达的社会有许多孤独的人,两舌变得非常普遍。在一个是非满天飞的环境里,造就的是事倍功半的因,坏事总在不该发生时出现。

了解“正语” 和造口业的恶果,我们要时常警惕自己,“观察” 我们的言词语气,清楚了解自己的短处而加以改进。基本上,不管工作或日常生活我们都不想造口业。所以虽然需要时间和一些修行,大家应该尽力尊照四正语而行。当别人恶言相向时,尽量控制情绪,以慈悲心接受他们。然后祈求佛菩萨加持,让他们能自觉而改变。要知道受佛法熏 陶的心是经得起情绪动荡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eaching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