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持上师

成长岁月

南都仁波切(图登南都仁波切),出生于新加坡,自小与佛有缘。仁波切自七岁起就跟随泰僧琵拉玛哈同昆法师修学佛法。在修行的过程,法师预言仁波切将来的上师将会是“红袍僧人”。在当时,仁波切并不为意。藏传佛教时并不如现在这样盛行,所以仁波切对“红袍僧人”的概念感到十分陌生。在法师圆寂后,仁波切继续在佛法方面的深造,前往吉隆坡安邦学习汉传大乘佛法。在这期间,他感悟到不同文化背景所展现出的大乘精髓。仁波切在十五岁那年,开始做了一连串神秘又耐人寻味的梦。在这些梦里,有位佛教大德指示仁波切要履行他前世所许下的诺言:教导那些没有上师指导的人。

参学之路

南都仁波切根据梦境里的线索展开探寻了一段时间,后来从香巴仁波切和桑耶康多法师那里得到指示,要他前往尼泊尔寻找答案。就这样,仁波切就开始步上了他所谓的“改变了我一生的旅程。”一到达尼泊尔,仁波切就会见了班仁波切。班仁仁波切对南都仁波切所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们一直在等你。”有缘千里来相会,这欣喜的团圆,其实是延续了前世所结的缘。之后,仁波切也拜见了两位根本上师,已故柯磐寺前住持堪仁波切喇嘛伦珠与大成就者喇嘛衮却格西。后来,南都仁波切从尊师的口中得知,那位在他的梦境里出现的佛教大德就其实是藏传佛教圣者莲花生大士。仁波切此刻即明白,他真正的修行旅程才刚刚开始。

接下来的几年,南都仁波切经常飞往柯磐寺修学佛法,与其他僧众一起研读与实践格鲁派哲理与教义。同时,他也得到几位传承大师所传授的密续教法。戒律森严的寺院,对这位连乡下生活都未体验过的城市男孩带来了巨大的震撼。在寒冷的冬天,他从早到晚都要走到老远的井边打水,这种经历可说是仁波切之前根本无法想象的。这些体验逐渐形成了仁波切教学的一大特点 – 以实践佛法为根本修行,将实践佛法置于知识与仪轨的学习之上。经过多年的精进修持,南都仁波切受传为瑜伽者(在家喇嘛)。喇嘛衮却格西喻示说,他若不受戒出家,以一位在家修行者的身份弘法,将能造福更多的人。喇嘛衮却格西同时也委任仁波切成立一所能同时利益出家僧人与在家居士的佛教道场。因此,仁波切在2001年正式成立新加坡大乘禅寺。

佛法妙诠

精通三乘法教(小乘,大乘与金刚乘)的南都仁波切目前担任新加坡大乘禅寺的精神导师。在许多人的眼中,仁波切是一位朴实、诚恳、开朗的人。仁波切平易近人的特点,使寺庙的弟子和信徒的人数日益增多。

仁波切以他独特的方式生动地阐释佛法的精髓,同时又能善巧地为人们所面对的种种问题与疑惑给予解答,使得弟子、信徒与求助者的人数越来越多。仁波切巧妙地运用生活化的例子,个人趣事和敏锐的辨析能力让学生们深入地体悟佛法。他独有的风格让许多来自不同阶层的人士与佛法结下不解之缘。

身为瑜伽者,仁波切能将丰富的人生阅历与佛法的诠释融会贯通,让他在辅导他人时更能给予更好的建议。他以身作则,通过自己的行为向弟子们演示可以如何将生命转化为佛法修持。“不为自己想,不为自己说,不为自己行,只为利他人。”

南都仁波切的主要上师是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尊贵的第五世帕立仁波切,尊贵的喇嘛梭巴仁波切,已故堪仁波切喇嘛伦珠和已故喇嘛衮却格西(现已转世为图古天津彭措仁波切)。

点击此链接下载喇嘛梭巴仁波切的致函。仁波切在信里开示了修学佛法的重要性,并再次肯定了大乘禅寺的努力及南都仁波切的作为大成就者转世的身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