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住僧众

格西尼玛法师

 

 

 

 

 

 

 

天津朋措法师

PA075605a

天津朋措法师出生于1968年在尼泊尔偏僻的樽区。五岁的时候,他到寺庙看见穿着长袍的僧侣十分向往,产生了出家的念头。当他十三岁时,他拜访家乡一位噶举派的仁波切,并请求仁波切将他带到加德满都。当他们抵达时,仁波切随即将喇嘛朋措带到了布達納特佛塔的转经轮帮忙维持地方整洁。

留在布達納特佛塔半年后,仁波切在1984年将他带到柯槃寺出家,同时在一位印度的仁波切坐下受戒。那也是喇嘛朋措第一次见到前柯槃寺主持,已故的堪仁波切喇嘛伦珠。

喇嘛朋措开始修学佛法16年(1984 – 1990年)。一九九零年,堪仁波切邀请了一位密宗的师父开班授密法3年予喇嘛朋措与其他十九名僧侣。

一九九五年,喇嘛朋措到香港和意大利画了沙塘城。后他还去了德国跳了尊贵的喇嘛衮却格西所教的喇嘛舞。

之后,喇嘛朋措到台湾6个月。 1999年他正式留在台湾到2016年,当时他必须经常来回FPMT中心在台湾的三个主要中心之间(经续法林中心,释迦摩尼佛中心,上乐金刚中心),帮助驻中心的仁波切教西藏语,帮助弘扬佛法,与一些手印等。

他在台湾逗留期间三度闭关。完成在台湾任期后,他于2016年3月至2016年4月来到哥打丁宜大乘禅寺,来为南洋千手观音如来装藏。自此,喇嘛朋措就一直留在大乘禅寺新加坡。

释法亮法师

法亮法师(41岁)于2004年出家。法师自1994年跟随喇嘛上师修学佛法。“到了2004年,我已经认识上师有一段日子了。我能感受到上师的慈悲,而我一直以来都希望能够为他服务。由于我以前的工作属轮班性质,所以无法经常来庙里帮忙上师。直到上师告诉我,如果我真想护持佛法,那我应该考虑出家为僧。听了上师的这般话后,我就决定出家,因为我的双亲在我认识上师前早已往生,所以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我真的很感激上师和大乘禅寺,没有他们,我真的没有这般能力来修持佛法。”

释法乐法师

法乐法师(42岁)于2006年出家。她诉说自己的经历。“自小我就对灵修与宗教感兴趣。后来来到大乘禅寺,这种感觉就越来越强烈。到了2006年,我觉得自己虽然是专业人士,并拥有世间的许多东西,可这却没有因此让我的生变得更有意义。当我向上师诉说自己所面对的情况后,他建议我考虑出家,因为我并不满于自己当时的生活方式。在慎重考虑后,并经过双亲的同意下,我决定出家。自那时起,我察觉到自己逐步的改变 – 所思和所为已变得不同以往。”

释法喜法师

法喜法师(40岁)于2006年加入大乘禅寺。她深深地被这个地方,上师和弟子们所吸引。上师每星期以华语为佛法开示对她来说最为特别。由于觉得自己英语不流利,有幸听闻华语佛法开示对释法喜法师来说是一种福报。“上师的讲经说法打动了我的心,也将我的心窗打开了。真的很难可以遇见一位可以把华语佛法讲得这么深入浅出的上师。”释法喜法师在2007年正式加入僧团。

 

 

释法贤法师

Ani Kunsang法贤法师自小接触佛教和道教,可是每当她问有关佛教问题时,总是得不到答案。后来她被大乘禅寺和南都仁波切的教学方式所吸引,当时以英语传法在九十年代的新加坡较很稀少。 到大乘禅寺不久之后,仁波切便建议她出家成为比丘尼。当时因为父母尚在世因此她并没有即刻遵从上师的建议。在父母相续离世后,她决定不多疑虑并于2月21日2017出家。

Comments are closed.